富贵鸟三月债市上演“血染的风采” 担保代偿葬送又一鞋王 | 公司汇

103.8元到8.56元,14富贵鸟只花了4个交易日,又用不足两周价格再涨2.6倍。该只公司债无论价格波幅还是临时停牌次数均创下历史记录。背后那家著名福建鞋企的命运更是跌宕起伏



文 | 施南


好防佳节元宵后,便是烟消火灭时。不必等到农历正月十五,《红楼梦》头一回中癞头僧的谶语提前一天在中国公司债市场应验。


2018年3月的第一天,真正的主角其实被抢了戏份。


因《财新》杂志此前披露中国华信能源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的消息,该公司2015年12月发行为期5年规模30亿元的15华信债(1360093),当日开盘即出现恐慌式抛售。尽管依据规则上交所在上下午分别两次实施临时停牌,且之间仅相隔3分钟,但至收盘仍暴挫32.65%。遭遇同等命运的,还有华信另外四只公司债产品。港股市场上,华信系旗下多只关联股票荣誉与共,有甚者单日蒸发了七成五市值。


对于一家位列财富全球500强第222,并已深度融入国际石油市场游戏的大型民企,面对如此“黑天鹅”,市场表现出的应激避险反应理所当然,何况其只存续债规模就达296亿元。不过某种程度上,这也意味着政府层面已不可能放任它的未来命运。所谓“临时停牌”,此时更像高压锅顶的限压阀芯,适时排放水汽的同时确保蒸煮工作继续。事实正是这般。7天后,华信能源的主体评级只是小惩大戒从AAA微调至AA+;又过一天,央企华融集团正式宣布介入。


然而即便如此,这仍然属于一次偶发事件。当天的男A角,另有其人。


临时停牌“成瘾”


他,较1977年出生的华信能源那位整整大上二十岁;虽然同样来自福建,前者出生在闽省北境的南平浦城,而他则土生土长于570公里外濒海的泉州石狮;他在香港亦拥有一间上市公司,也同时在上交所挂牌两只公司债产品。无论是公司体量还是发债规模当然不在一个级别,但更大的区别在于,他掌控的上市公司及发行的公司债已有长达18个月的非正常停牌。而正月十四当日,其中一只公司债恢复了交易。


没错,说的正是61岁的林和平,2013年12月20日登陆港交所的富贵鸟(HK 01819)的董事局主席,和2014年4月22日发行、6月2日开始交易,8亿人民币规模票面利率为6.3%的14富贵鸟(122356.SH)。


所有参与过公司债投资的机构与个人,有幸目睹了这波史无前例且波澜壮阔的行情。14富贵鸟3月1日深度下跌83.14%,3月2日再次下跌14.29%,经历周末两天闭市后,3月5日和6日又分别下探12.53%和34.76%。仅仅四个交易日,该只100元票面价值的产品从每单位103.8元急挫至8.56元,而91.75%的累计跌幅一举创造出中国资本市场历史上最廉价公司债产品纪录。


故事到此结束?早得很呢!3月7日,即14富贵鸟复牌的第5个交易日,该产品绝地反弹劲升42.41%至12.19元。3月8日和9日依然狂飙疾进,收盘价格分别为15元和19.45元。也就是说,花了三个交易日产品价格已较地板价暴涨了116%——尽管它的前方仍有八成失地未有收复。


步入复牌后的第三个交易周,鸡血效应仍在发作。3月12日最终以21.8元收盘,但盘中最高一度提振至每单位23.5元;而至周二收盘时14富贵鸟已站在22.79元。3月14日19.18元的开盘价已是难得一见,午间则再次回到22.77元价位上。


果真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乱入船。


临时停牌,临时停牌,临时停牌。当14富贵鸟摇身变成一只“衰鸟”的前4天,上交所共送出上述三道指令。而待到否极泰来之后,更是连派出5次临时停牌令,其密集度再创历史。


好吧,也只有如此停牌成瘾,方能显示此君的与众不同。


需要敲下黑板的有两点。其一,依据上交所制定的规则,个人投资者此次只能选择单边出售,但机构投资者则可以选择买入。其二,以过往惯例,当一家企业出现重大负面信息时,其所发行公司债普遍在跌至票面价格的60%时就会有投资者毅然入场扫货。


显然,在14富贵鸟持续三周蹦极式表演中,存在着太多寻味咂摸之处。同时也请注意,上述交易中真正成交的笔数相当有限,以少量资金部分机构完全可以独立实现价格的大幅拉抬。就诚如本周三,整个上午亦只有8.13万元的成交量。


业绩全面滑坡


现在有必要回顾一下这家曾被誉为“县城鞋王”或“真皮鞋王”的企业的发迹过程。1984年,石狮长福村人士林和平联络18个兄弟和堂兄弟集资4万元创办了镇旅游纪念品厂,7年后,如同当地诸多拥有海外关系的乡谊已运作娴熟的桥段,通过与名义上的香港福兴贸易公司合资,福林鞋业正式诞生。此时的股东只剩四人,分别为林和平、林和狮兄弟及其堂亲林荣河和林国强,各占公司25%股权。次年,已能年销10万双休闲皮鞋的公司易名为富贵鸟集团。


善观时变,敢冒风险,合群团结,顺势而为。虽然毗邻的晋江一干丁姓老板创立了从安踏、特步到乔丹一系列著名运动鞋品牌,而专注于真皮休闲皮鞋的富贵鸟也获得了极其可观的成长。尤其是在鸿星尔克率先登陆资本市场后,几乎所有参与做鞋且自认分量已够的老板们,均不约而同开始筹划上市融资。林和平,自然不能免俗。


问题是,林错过了最佳时机窗,而在九牧王(601566.SH)A股上市取得了30倍市盈率后,原本已计划赴港的林产生了动摇,但不久A股市场旋即关闭IPO大门。可以说,2013年年末挂牌港交所乃林和平不得已的决定,哪怕他凭此募集了近10亿港元。


上市之于林和平貌似乃成功的象征,却也是其褪去光环的关键节点。不妨看下2010年至2017年上半年富贵鸟的成绩单——一条不甚美妙的哭泣曲线。事实上,这家企业营收和净利的峰值出现在2013至2014年,前一数据为22.94亿元和23.23亿元,后者则是4.44亿元和4.51亿元。而在2016年,其14.92亿元的营收已低于2011年的16.52亿元,1.63亿元的年度净利甚至只高出2010年1.19亿元的水平线。至2017年上半年,同比下降48.09%的营收换来的是同比下挫117.7%的净利。最重要的是,首次出现1410万元的当期净亏损。


横向对比的结果更加惨烈而真实。2016年号称跻身中国本土十大鞋业公司的富贵鸟,其营收和净利分别是排名第八千百度(HK 01028)的46%和79.1%;是排名第六奥康国际(603001.SH)的45.9%和53%;是排名第二安踏体育的(HK 02020)的11.1%和6.8%。


也正是在是年的9月1日,富贵鸟宣布股票停牌,12天后,14富贵鸟也暂时中止了交易。而从那时至今,富贵鸟集团一直未交出由核数师签字认可符合港交所信批要求的半年及全年财报,负责该项工作的毕马威会计事务所甚至于去年3月挂冠而去。


纷繁财技惹狐疑


业绩的全面滑坡源于整体行业的不景气么?有部分可能。按照业内一种流传的说法,仅晋江的鞋企在2011年已早做完了未来十年都卖不完的鞋。供应端过分集中的产能释放,让分析师眼中的那些利好,比如中国人年均置鞋2.7双,低于欧美主流主流市场人均4双水平等均化为乌有。


但绝不止于此。市场观察家们注意到,林和平对于资本市场的理解包括对于有关资产腾挪财技的使用,同样是以上市作为分水岭。如果说之前其精力尚主要用于主业运营,在面对电商严峻挑战后也一直试图通过线上线下双向发力扭转困局,那么在实业外得到红利的速度与丰厚度已让他难以割舍。


上市不久即发行8亿元公司债令外界多少有些狐疑,紧随而来发行规模达13亿的16富贵01(118789.SZ)公司债,以及不断高调宣布要重回A股市场实现“A+H”的举动,就更增添了市场的不安情绪。毫无疑问,当上市公司长时间停牌营收和利润连续又下滑之际,上述举动的真实目的值得反复推敲。


事实上,从公司创始股东林国强2017年6月去世后其子女放弃财产继承权,以回避富贵鸟与农业银行石狮支行约3亿元诉讼标的开始,有关该公司的真实资产状况就成为相关投资机构最大的担忧。很可惜,因公司债停牌被迫成为最大持仓产品(净值占比高达47.2%)的中融融丰纯债基金对此已无能为力。倒是作为产品托管行的国泰君安深知纸终究包不住火,索性于2018年春节前后公布富贵鸟至少有近49.09亿资产金额可能无法收回,且公司可动用的活期存款及流动资金已不足1亿元。当然,其中的大多数来自担保代偿,至于是否属于资产转移,托管行并没有给出答案。


对于上述金额富贵鸟方面表示认同。其实没有多少可隐瞒的必要性了,该集团位于石狮的两幅主要工业用地已被抵向金融机构用于补偿欠款。2月28日,14富贵鸟宣布2天后恢复交易,希区柯克的麦克芬猜测游戏结束,下一步只能是血肉横飞,以及用原价的一至两成价格入市榨取最后残余价值的“涸泽行动”。


三月,对于公司债的投资者而言并不吉利。四年前这个时点,超日债的崩盘仿佛就在昨日,但随着协鑫集团介入及此后集体诉讼的成功,部分投资人们挽回了损失。而富贵鸟或许没有这等好命。记住两个日子,3月22日,国泰君安将召集债权人开会;4月22日,公司债持有者将决定是否采取回售。麻烦的是,身为对手盘的富贵鸟早已囊中羞涩。


“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这大概是《红楼梦》中顶有名的句子。小心,整个2018年将有5.09万亿信用债到期,其中回售到期债务规模为1.24万亿元。而类似CC评级14富贵鸟这类低评级的债务占到了40.4%,即5034.3亿元。前两月,中国投资者行使回售权的债券已兑付600亿元,同比大涨255.47%。


谨慎总是好的,当然还得命运女神眷顾。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